用户名   密码        找回密码  
 

沉浮世事温暖人生

发表时间:2014年01月05 作者:刘能英点击:181次 收藏此文


   来北京之前我就下定了决心,要用一种恬淡的心情,过一种闲适的生活。于是每天晚饭后,我都会放松一下自己,随意地走走,不定方向,不定目标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象朱自清那样,什么也可以想,什么也可以不想。可惜这会儿没有荷塘,也没有月色。初冬的北京除了西风就是落叶。西风吹在脸上,薄薄的,象刀,而落叶踩在脚下,绵绵的,象地毯。茫茫的人流和车流擦肩而过,彼此看不清表情,行踪多半是匆忙的,偶尔也有从容的,象我一样,想要隐于市井之中。或者还有更牛的,隐在朝堂之上。只是这样的人我遇不到。一个真正的隐士,不管隐于哪里,都会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。可是今天,我做不了一个隐士。
   因为我被一缕茶香俘获了。茶香是从一个临街面的小商铺里飘来的。那店不大,看摆设,是专营茶叶生意的。店内的茶几上正煮着一壶茶汤,因为没有顾客,店主一个人在那里品茶。很陶然的样子,以至于我进来了他都没有觉察,或是觉察了也不为所动。店主是个中年汉子,猜不透实际的年龄。从他神态及气场来看,至少在五十以外,再细看他眉目及肌肤,却又不足四十的样子。这使我突然想起了国平,想起了他的山峡云雾茶。于是果断决定去看看我的这位同学。来北京这么久了,也应该去看看他。

   最后一次见国平,应该是十年前,那个时候的他正专注地研制他的山峡云雾茶。常年奔波在鄂、浙、皖、闽、湘等大山深处,吃住在茶农家里。每有所突破,总要与我分享一番。对茶,他有着特别的感情。这一点我也特别地理解,四年的浙大生涯,学的就是这个。在茶字上做出成绩,是他的理想。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人,没他那么执着,隔段时间会找个机会,给自己放个假,远离尘嚣,亲近一下大自然。因此,只要他一声召唤,不管我在哪里,不管他在哪里,我立马奔他而去。十年前的那次小聚,他就是在鄂西北某个茶山上,一个废弃的寺庙里接待我的。没有拥抱,没有寒暄。没有电,也没有信号。我们汲着山泉,烧着柴禾,点着蜡烛,他煮茶,我吟诗。然后,我品他的茶,他评我的诗。自各沉醉。那一晚我们品了多少茶,吟了多少诗,记不清了。但他新研制成功的山峡云雾配方茶我记住了。因为是用高海拔慢生长的鲜茶叶为原料,精心配比而成。所以比龙井更清香、比毛尖更醇厚。而我为之吟诵的一首小诗,也在全国某个诗赛上获了等级奖。
此后近十年时间,因各种原因,我们就再也没有聚过。他忙着为他的配方茶申请专利,开拓市场。而我依然天马行空地漂着。
   没想到短短的几年时间,他竟然把他的茶叶市场开拓到北京来了,而且还占据了北京十分之一的市场份额。成了真正的茶叶大亨。

   按照国平提供的路线,需要转两趟地铁。我挤在地铁里,看两侧广告飞奔而过。山峡云雾,我国首款配方茶。醒目、夺目、炫目。成了皇家茗品。我有些犹豫了。苟富贵,勿相忘,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。
   可是地铁挤进来了,再想挤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忘与不忘,有那么重要吗? 
   到达马连道,时间还早。于是临时决定不让他来接,自己慢慢找过去。正好也可以逛逛这条闻名遐迩的茶叶之街。其实我与茶的感情也是剪不断,理还乱,这不仅仅是因为国平的原因。我自小也是在茶乡长大,父母到现在还是地地道道的茶农,在遥远的大别山伺弄着几亩茶场。而我写的所有文章中,有关茶的获奖作品最多。
我要紧不慢地逛着,车如流水,霓虹闪烁,喧闹而有序。现在的国平是个什么样子呢?我想象不出来,也懒得想。
   子夜的钟声敲响,我顺利地找到国平了。因为这个时候一般店都关门了,只有他的店还还飘着茶香,那种我最熟悉的配方茶香。
   他的店不大,布置得体,文化味极浓。除进门的对面摆放的是茶叶外,其它地方都是挂的名人字画,有卢仝的千古绝唱《七碗茶歌》,有陆羽的《茶经》。左则是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。茶几上正煮着茶。见我入内,他还是老样子,没有惊喜,没有狂欢,我们早已习惯这样,彼此不拿自己当外人,就象天天在一起的朋友。
他把店门一拉,灯一关,顷刻就把浮华关在门外,把幽静留存室内。我们心照不宣地关机,点上蜡烛,一如十年前那个夜晚,那个野寺,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山泉可汲,没有柴禾可烧。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煮茶论诗。窗外风云变幻,室内温馨无比。我们谈世事,谈人生。谈来谈去,总是绕不开诗与茶。
   他的山峡云雾茶是我国首款配方名茶,各大商场的皇家茗品高端专柜都有销售。通过近十年的拼搏,已站稳了市场,之后,一切生意上的事,他都交给副手打理。自己则在马连道守着一个小店,这个店并不卖茶,或者说并不以卖茶为主。每天就是煮上几壶山峡云雾茶,让来来往往的茶商、游人、旅客闻一闻,尝一尝,品一品,有兴趣的话还可以与之论一论茶道。如果不特别关注,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茶叶大亨。
   我很羡慕他这种闲适淡雅的生活。而他最欣赏我的还是那首茶诗:
   清明叶小色初匀,野寺尝新半启唇。
   日暮寒来香欲尽,挑灯再品一壶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没想到十年过去了,他还能流利地吟出我的那首小诗,这让我有种小小的感动和欣喜。
   我们就这样聊着,忘记了时间。任茶叶在杯中慢慢沉浮,一如世事;任茶杯在手中渐渐温暖,一如人生。
(编辑:作家网)
  总访问量:113488  当前在线: 45395
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/IP备案号: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主办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1号 邮编:100083 电话:010 6655 4693 传真:010 6655 4693 主编信箱:536265197@qq.com QQ:536265197